柳残阳 - 霜月刀 - 第四十六章 - 板荡人心 - 修正无错版

标签: 霜月刀 金申无痕 展若尘 金步云 潘得寿 卓敬
  金申无痕和悦的道:“哦!你是如何考验他的?”
  润润嘴唇,潘得寿道:“我-到了‘三仓埠’,故意等到夜阑人静之后,才去和老四见面,他问我有什么事,我先是不说,装做受了委屈的神情,虚编了几样故事,隐隐约约表示出对楼主的不满,我一边发牢骚,一边注意他的反应,到后来,老四的态度越来越按捺不住了,他咆哮着阻止我再往下说,更且把我结实的责备了一顿……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后来呢?”
  潘得寿道:“后来,我索性向他表明了我待与楼主对立的意思,老四在一呆之后,猛的跳将起来,指着我的鼻子大骂,他骂我忘恩负义,大逆不道,狼心殉肺,总之,什么样难听的字眼全加到我头上来了;我向他诱劝,叫他跟着我走,他气得筋露嘴歪,不让我往下讲,我摆出一副悻然之状,要离开他那里,他立即堵住门口,亮出家伙,声言要擒我回来面谒楼主,治我以叛逆之罪,我向他反复教唆,再三盅惑,许之以利,动之以谊,双方僵持了好久,他终于双目含泪,让到一边,挥手要我自去,并叫我再也不要与他见面,他说若是再遇到我,就休怪他不念故旧之情,白刃相向……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卓老四粗暴是粗暴,却是个性情中人。”
  点着头,潘得寿道:“老四确是性情中人,我在临走之前,告诉他我在‘三仓埠’的住处,叫他再加考虑,我以一天的时间等他做最后决定,他吼着骂我快滚,全身都在抖,泪水却忍不住夺眶而出!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这么多年来,我还没见过卓老四掉过泪,我真想像不出,他那剽猛悍野的模样,流下眼泪时会是个什么情景。”
  潘得寿缓缓的道:“英雄井非不流泪,只缘未到伤心处;楼主,卓老四当时对我是痛心之极,又失望之极,兄弟道义,故旧深情,面对的却竟是一个逆叛的兄弟,背义的故旧,人天交战,顿成死敌,他又如何不伤感欲绝,难以自持?”
  金申无痕颔首道:“说得是。”
  潘得寿又道:“我之所以有意告诉他我的住处,并且再以一天之时相待,乃是第二步的考验,如果他初萌叛意,或会找来与我洽谈,若他已确屑叛反集团分子,当可料知我是存心试探,亦可借机加害于我,但我整整等了他一天,却毫无消息,至此,我才认定老四的清白无碍!”
  金申无痕赞许的道:“很好,你这法子用得十分巧妙。”
  目注潘得寿,她又接着道:“只是稍微冒险了一点!”
  潘得寿有些不解的问:“稍微冒险了一点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不错,如果卓老四确然已与叛逆等同流合污,他自然知悉敌我之分,你这-假意相试,他岂会轻饶过你?”
  潘得寿道:“这个我当然明白,但我从头至尾,根本就不相信老四会行此大逆,楼主,事实证明我的判断并无错误,老四的忠贞一如往昔。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在你等他那一日,末见踪迹之后,你可是又回头找他去了?”
  潘得寿道:“是的,当晚上我又绕了回去,他一见到我,勃然色变,马上就翻下脸来,我赶紧向他言明真意,再三解说,连赌咒外加起誓,他才好歹信了我的话;而跟着来的问题,就是楼主受了谁的瞒骗,遽而怀疑到老四身上?老四的委屈可就大了,他惊怒悲愤之下,恨不能插翅飞到‘金家楼’的楼主面前削心明志,经我再三开导,又仔细推敲,竟赫然发觉单老二在其中的嫌疑最大。但是,我与老四却不敢肯定,仍在迷惑犹豫间,直到天亮之后,晴空霹雳般传来‘金家楼’总堂,发生剧变的消息,我们才恍悟一切,明白这全是单老二和向老五他们一干人的阴谋诡计!”
  叹了口气,金申无痕道:“发生事情的时候,如若你与老四都在,情况或许会比现在好得多。”
  潘得寿汗颜的道:“楼主宽谅,这都是我们的无能及疏忽所至……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罢了,阴差阳错,再加上敌逆计划周密,在我们猝不及防之下,哪还能不受制于人?怪不得你们,主要乃是我自己的警觉性太差,又太过信任那单慎独!”
  潘得寿不安的道:“千百下属,竞无-人能以预见祸端于未起,揭奸发伏于事先,又怎可将此错失归罪在楼主身上?说来说去,全是我们督察不实之罪!”
  金申无痕振了振精神,道:“对了,怎的只见你一人回来?卓老四他们呢?”
  潘得寿忙道:“我们在‘三仓埠’得悉总堂口有变之后,当即研议两个固应办法;其一是招集所有人手。回师救援;其二是各遵往日规定,秘密潜向指定隐匿处候召。当天跟着来的报导,显示‘金家楼’业已全部沦入叛逆之手,楼主及金申两氏族人下落不明,一干忠于楼主的兄弟伤亡累累,几已溃亡殆尽;而叛逆方面实力颇强,阵容不弱,我与老四斟酌再三,认为单凭我们目下人手,回师反攻,实嫌力量不足,万一陷入重围。则难以自拔,因而议决各自依循指示,各往隐藏处所待令,且看延续发展如何,再做下一步打算……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这个决定是很正确的,否则,凭你们那点人手贸然回攻‘金家楼’,只怕会弄得全军尽没,不可收拾!”
  歇了歇,她接着道:“如此说来,老四是在他的指定隐匿处待令了?”
  潘得寿道:“老四和我是‘三仓埠’堂口门外分的手,我先得到十卫中平畏的消息,所以匆匆赶来,平畏找到我之后.又立刻离开通知老四他们去了,料想不用多久,老四那批人就会抵达这里。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老四那边还有多少上得了场面的人手?”
  默默一算,潘得寿道:“‘雷’字级二把头‘牌刀锥甲’骆大宏、‘电’字级大把头‘花巾’赵琦、二把头‘鸳鸯腿’武升、四把头‘大红缨’夏明、老四的贴身护卫‘黑虎’颜兆、‘黄鹰’苏杰以及百余名弟兄……”
  金申无痕欣慰的道:“人数不少,而且也有些可以派得上用场的,这股力量我们缺不得,老三,你看除了老四之外,其他的弟兄们有问题吗?”
  潘得寿尊重的道:“他们的忠耿无须置疑,楼主,你尽管放心。”
  金申无痕沉吟着道:“可知道‘无形刀’顾雍的情况?”
  潘得寿道:“楼主指的是‘雷’字级大把头‘无形刀’顾雍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是他,这场大变之后,不晓得他的遭遇如何?”
  双眉微皱,潘得寿道:“楼主,顾雍不是被你派在‘浣庄’独当一面么?按说发生这样的大事,他也该回到此处来听候差遣才对,楼主是否认为他……”
  摇摇头,金申无痕道:“不会,至少我估量他不会。顾雍身为四级把头首脑,一向受恩深重,且也知理明义,照说他起异心的可能极小;‘浣庄’距此较远,顾雍若未遭难,我想再过一两天,他会赶来的……”
  潘得寿道:“随在顾雍身边的人也不少,我记得有‘月’字级大把头‘八卦伞’曾秀雄、六把头‘疤顶’黑寿堂、‘星’字级二把头‘过命斧’彭步青等好几个……”
  金申无痕回想着道:“这几个人也不曾参予叛乱,我看他们亦不至发生问题,顾雍来得了的话,他们该会一同随了来……”
  潘得寿低沉的道:“楼主,顾雍的消息我不大清楚,但另有几位把头的情形我却听得传闻--就是留守组合之中的那几位把头……”
  戚然的,金申无痕:“想来不会是好消息?”
  搓搓手,潘得寿道:“不是好消息……我听说‘雷’字级四把头宫九、五把头杨渭全已惨烈战死,‘月’字级四把头梁祥、‘星’字级四把头鲍伯彦、五把头东门武亦都遭害,而‘月’字级三把头玄小香则不知下落……”
  金申无痕沉沉的道:“这次剧变,四级把头中反了的几近一半,那忠心不二的,除了战死者之外,也所剩不多了,‘金家楼’的元气伤得好重……”
  潘得寿像发现了什么似的道:“楼主,你可曾注意到,参于叛行者极少大把头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我也注意到了,四级把头中,除了‘星’字级大把头‘赤眉’鲁上远,其余的俱皆未变,但鲁上远的不稳,只是单老二那么说,是否属实,尚得查证一下才能确定,此外还有好几个把头的立场暖昧不明,也须要仔细清查!”
  潘得寿道:“这并不难,我们可由各种迹象加以研判断定,楼主,我们不冤枉任何一个忠贞弟兄,也决不放过任何一个叛贼!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原该如此。”
  笑了笑,她又道:“你的两名近卫,也有一个反了,你知道?”
  潘得寿满面惭疚之色,惶恐的道:“正要向楼主尊前请罪--我会亲手处置郝成锦那狼心狗肺的畜牲!”
  金申无痕憾然道:“叛逆围攻‘大金楼’甚急,匆忙撤退中,不及斩杀那三名奸人,否则,倒省了你的麻烦;老三,你的另一近卫卢安可有消息?”
  潘得寿道:“没有,不知这小子是否也走岔了路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不用急,像你说的,我们早晚也会查明。”
  放轻声音,潘得寿道:“楼主,那展若尘兄已脱险了么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大概你也听说在‘大金楼’退却之前,展若尘那一连串的拒逆之战吧?”
  潘得寿赞叹的道:“闻说展兄神勇盖世,英发无双,连‘扫天星’尤奴奴那老妖婆也吃了他的大亏,弄得单逆那边丢兵折将,损失不小;楼主,我们幸得展兄为助,真是凭添不少实力!”
  金申无痕笑道:“这倒不假,若尘的功夫高强,修为精深,只他一个,已够得上叛逆应付,更难得的是这孩子对我们‘金家楼’这份心,真要羞煞愧煞那一干背叛组合的反贼了!”
  潘得寿道:“多日不见展兄,稍停可得前往一探才是。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他原先伤得不轻,经过这些日子的悉心调理,身子恢复得相当令人满意,他的底子一向也好,据我看,很快就会痊愈如初了……”
  潘得寿道:“但愿展兄早日康朗,也好大展神威,帮我们扫清妖气,重整基业!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他一定也是这样的心愿;老三,我好遗憾未能早几年遇上他;要不然,‘金家楼’这次的乱子闹不起来亦未可言……”
  潘得寿有些讪讪的道:“主要是怪我们无能……”
  发觉了自己这位二当家的尴尬之情,金申无痕不禁感到歉然,她把声音放柔和了许多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老三,你去歇着吧,往里走,拐-拐,费云与易尔宽、翁有方他们都在那边,说不定我二叔和我哥哥也在-起凑热闹,他们必然十分乐意看到你。”
  潘得寿施礼之后,转身离开,他走得很慢,步履微见沉重,踽踽的,带着些儿落寞的意味;此时此地,他的心情想也是和他的身形步伐一般--沉重又落寞的吧?
  低喟一声,金申无痕飘然行向洞中的另-边。
  洞穴里的十天,仿佛有十年那样的漫长,这十天里,他们又等到了“金家楼”四当家“鬼面雷公”卓敬,以及跟随卓敬左右的那一批好手;对于金申无痕来说,她又算增加了一股生力军。
  但是,除了卓敬这批人马之外,就再没有其他消息了,平畏已经回来,公孙向月也孤伶伶的绕转复命,他没有接触上“金家楼”历劫之后可能的幸存者,包括由他前去引导的主要对象--“浣庄”顾雍那些人。
  金申无痕咬着牙又等了五天,这五天几乎又是五年似的难挨,然而,仍旧不见该来的某些人,照常情判断,在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枯候以后,再要等不到人,就可以确定是不会在此地见着他们了。
  公孙向月曾在指定顾雍秘密藏匿处所留下暗青简,告诉顾雍聚合的地方……那是一片离着这山洞只有里许远的小林子里,每天,都有人在那边伏伺接引,却是天天落空--林木萧萧,故人何来?
  “浣庄”的堂门,公孙向月也曾潜往查探,他没有看到顾雍,甚至没有发现一张熟面孔,那边进进出出的,全是些三山五岳,横眉竖眼的陌生人。
  公孙向月不着痕迹的在当地各路码头上做过询问,却是毫无要领,谁也不知道顾雍及他那批弟兄到何处去了,更不晓得他们是为什么离开的,甚至不清楚来接收“浣庄”
  “金家楼”堂堂的一隅的角儿乃是何方神圣?
  青森的灯光似乎益加阴沉了,映照得金申无痕的脸孔也是恁般凝重幽郁,她盘膝坐在一方锦垫上,视线扫过围成一团的那些张面庞,缓缓的道:“还要再等下去吗?我们到底要等到哪一天才算个准?”
  申无忌首先嚷了起来:“谁说要等下去?打来到这座要命的山洞,前前后后也有二十多天下,黑白不分,昼夜混淆,我们一个个活脱缩头的王八,隐在阴沟里的老鼠,这算什么日子?憋得人都快发疯啦!”
  费云也接着道:“老夫人,我看不必再枯候下去了,到现在还不见来归的弟兄,若非业已投向敌逆,便是遭至险困,或者有其无法克服的难处,好在预估中尚未抵达的一干人,对我们实力的影响并不算大,没有他们,照说也可一样行动!”
  挺直了腰杆,申无忌又搭上来道:“可不是?我们该做的都做了,等也等够了,若是还有人要来,这段辰光爬也该爬到啦,我说大妹子,早早决定出兵吧,我宁可狠狠拼上几场,也不情愿在这个黑洞里受闷气!”
  那一张浓眉环眼、阔鼻掀唇、更横肉累累的狠酷面孔紧板着,“金家楼”的四当家“鬼面雷公”卓敬大声开口道:“楼主,此时不战,更待何时?要掀翻他们,就要趁他们脚步未稳,大局仍呈动荡之际,一等吃他们已安定下来,广邀帮手,布妥阵势,我们再想反扑,情况便更要艰难啦!”
  金申无痕侧身朝着金步云,以十分尊敬的口吻问道:“三叔的高见是?”
  金步云轻捻白髯,微微点头:“我也认为他们说得有道理,无痕,夜长梦多,还是速决要紧!”
  “火印星君”潘得寿道:“闻得大司律说,灭逆之战,业已大致决定了运用策略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不错,总以伏袭暗杀,各个击破为原则,当然,实行的方式上尚得随机应变,巧为布置。”
  申无忌磨拳擦掌的道:“我背上的伤已经收口了,这一遭,看我不搞他们个鸡飞狗跳,人仰马翻才怪!”
  潘得寿道:“无忌兄可得稳着点,把气沉住,有你泄恨报冤的辰光!”
  望向展若尘,金申无痕道:“你的伤势情形如何?可也无碍了!”
  展若尘已能与大家一样坐着,他平静的道:“楼主宽念,这大半月来情况更为良好,已堪可运动如常,筋肉方面偶觉僵滞,不够活络,想是再过儿天,稍加锻炼亦就习惯了!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但盼你越快痊愈越好,动手之后,跟着来的麻烦必不在少,要借重你的地方很多,你得结结实实的为我撑上一撑才行!”
  展若尘深沉的道:“力之所及,无不效命。”
  这时,“二判官”易尔宽发言道:“老夫人的意思,是准备何时展开行动?”
  金申无痕想了想,道:“后天晚上开始,大家认为如何?”
  申无忌忙道:“最好现在就干,我早他娘迫不及待了!”
  潘务寿审慎的道:“楼主的谕示很对,我们要空出这两天的时间来,先对敌逆方面预做刺探,多少摸清他们目前的各种情形,再行安排击杀之计,这样比较牢靠稳当……”
  费云也表示赞同:“三当家所言极是,老夫人之所以将袭逆之期再挪两天,想也求的是个知己知彼,明白敌情,俾便分派人手,摧坚披锐!”
  申无忌耸耸肩膀,道:“好吧,既然你们都这么说,我也只有按住性子再熬上两日子,没得叫人错识我是在急功逞强,愣出风头!”
  瞪了乃兄一眼,金申无痕转过去向着“矮土地”翁有方道:“你受的是断肘之创,有方,撑得住吗?”
  翁有方咧了咧嘴,道:“只是觉得身子虚了点,其他都还好,老夫人别挂记我,到了时候,我一定挺得出去!”
  金申无痕轻叹一声,道:“在平日来说,伤筋动骨都得养歇个一百天,就算练武的人身底子厚实,至少两个月的调理是免不了的,有方的断肘之伤,更甚筋骨之创,原该多多休养一阵,如今不过日余时光,便须上场再拼生死,咳,板荡干戈,真叫磨人!”
  翁有方原来苍白的面孔上涌起一抹朱红,这抹朱红中包含了好多的激动与感慨,他嗓音微微颤抖地道:“多谢二叔公的体念和关怀,我,我确实能够上阵效命,丢了只手,当然不大方便,但也仅仅就是不大方便而已,伤口业已结了痂.不痛了,身子虚点没关系,一待敌我对峙,心火上升,气涌丹田,再是没劲也会变得有劲啦……”
  呵呵一笑,金步云直点头道;“好,好,说得好,就凭这股子气势与胆魄,我们歼逆灭叛的行动.便大有成功之望。”
  申无忌龇着牙道:“我说二叔,我这股子豪情可也不让翁矮子吧?”
  金步云笑道:“无忌,你怎的年纪越大,脸皮越厚啦?”
  几句话不由引得众人俱皆莞尔,申无忌讪讪的道:“二叔最会逗人,你们可别以为他老人家真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  清了清喉咙,潘得寿收起笑意,正色道:“楼主打算派谁去执行刺探任务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先决条件是--前往刺探敌逆形势的人,必须是身上没有带伤的,一则行动方便,二则也好叫受伤的人多匀出点复原的时间!”
  潘得寿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,楼主,我首先请命!”
  坐在一边的卓敬大手一摆,宏声道:“杀鸡犯得着用牛刀?三哥你还是守在这里,我去办这桩差事就足够了。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老四不能去,你火性太大,脾气又躁,一个按不住就把事弄拗了,这是件必须暗里进行的工作,要挑沉得住气的人去担当才合适!”
  费云急忙道:“老夫人,我看我去比较适当……”
  摇摇头,金申无痕道:“你有伤在身,更为不宜!”
  卓敬急切的道:“那么楼主属意何人?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派四个人为两组,两人一组,分头行动;‘雷’字级二把头骆大宏、‘电’字级大把头赵琦为一组,十卫首领阮二与公孙向月为一组,今晚上便出发,明晚同一时间返来复命!”
  卓敬忙道:“楼主,他们四个办得了么?”
  淡淡笑了,金申无痕道:“他们四个都是老江湖了,机敏达练全够,这又不是什么定邦定国的大计,只不过叫他们去踩盘子探消息,如果还办不了,这些年岂不是白混啦?”
  金步云也道:“这几个人选很合适,交刃之前的探风摸底,原是必有的配搭行动,却非主将对阵,不必派遣为首的人物前去,否则未免大才小用了……”
  潘得寿道:“我相信他们会把事情办得十分妥当,只是仍要再加叮咛,千万谨慎。”
  金申无痕道:“这是一定的,最好他们能够不露行迹,便完成仟务,切忌打草惊蛇,凭白叫敌逆起了戒心!”
  站起身来,潘得寿道:“我去吩咐他们早做准备。”
  在潘得寿离去之后,金申无痕又加重语气道:“从现在开始,所有的人都不得擅离此洞,没事的多歇着养精蓄锐,劳神耗力的消遣绝对禁止,喝酒也不可以,大家且把力气省足,赶到明晚上给敌逆那边彻底热闹热闹!”
  咽了口唾沫,申无忌道:“不喝酒闷得慌,横竖阴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,这条禁令,我看不大切合现况吧?”
  金申无痕一言不发,拂袖而起,金步云瞅着申无忌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这可不是猪八戒照镜子?”
  于是,大伙儿又笑了,那原来带着些冷凝的气氛,这一刻总算消融了不少……血战之前,放轻松点,理该是不会错的……
柳残阳发表于2021.05.10 11:12:21
Free Web Hos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