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残阳 - 霜月刀 - 第五十一章 - 刀分白黑 - 修正无错版

标签: 霜月刀 潘得寿 骆大宏 向敢
  潘得寿静静的等候着赵琦向他禀报,并没有急着光开口询问的意思,但骆大宏却不比他们二当家这样沉得住气,赶忙迎上去道:“怎么样?老夫人是如何交待的来着?”
  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赵琦喘息着道:“二头儿,老夫人指示我们大伙不可轻举妄动,乱了章法,她要我传告下来,各就原位,沉着应变,另外,谕令三当家即刻派出精干人手前去刺探消息,并且尽快向老大人回报。”
  潘得寿镇定的道:“就是这样!”
  赵琦微微呵腰:“没错,三当家。”
  一边,骆大宏道:“我看就让我去吧,三当家。”
  沉吟片刻,潘得寿道:“也好,但千万小心,切莫逞强,你要记得你是前去干什么的,无论发现任何情况,都要赶紧回报,可别给我又泄出漏子来!”
  骆大宏笑道:“三当家,你放心,我乞不辱命就是……”
  接在他这个“是”字尾韵之后的,是突兀的一声惨号,号声凄厉又短促,而且,连着又传来好几次同样的嗥叫--那是人在遭到极大痛苦,在某一种出其不意的惊骇下所发出的声音,断命飞魂于刹那间时开发出的声音。
  洼坑中的三个人齐齐一怔,他们的反应却也相同的快速,三个人立时跃身腾起,只这瞬息之间,黝黑荒寒的一片丘陵地,已经形同了修罗场!
  火把与风灯纷纷燃亮,青红的光彩在跳动着,吞吐着,摇晃着,泛着森森的鬼气,也映照出那些仿佛自幽冥中出现的幢幢身影,朦胧的光景外,可以看出都是些穿着黄衣的人物。
  杀戈极快的展开,极快的进行,又极快的产生了结果,尖锐的呼号渗着愤怒的叱喝;怖懔的颤嗥杂着悠长的啸泣,而刃芒眩着寒辉,金铁交吉,扑斗缠战,血便那样不值的喷洒开来了!
  双日倏睁,骆大宏扯去外罩黑衣,挫牙暴吼:“天打雷劈的叛逆贼子,他们居然反袭过来了!”
  潘得寿视线环扫,冷沉的道:“兜上去杀,横竖也免不了这一场,谁先找上谁都是一样……”
  这时,只见“电”字级的三把头“鸳鸯腿”武升身形猝斜,双腿速弹,“砰”“砰”踹飞了两名敌人,猛往下伏,躲过了一支冷箭,他朝着这边大叫:“三当家,敌逆摸上来偷袭咱们啦,摸得是又准又快,像是早就知道咱们伏在这里……”
  长身而起,潘得寿双脚沾地的一刹,已兜手劈翻了四名黄衣大汉,微微扬头,让一柄朴刀挥过颔下,右足弹缩,又一位牛高马大的仁兄怪嚎着打横摔出!
  黑暗中,晶芒倏现……一蓬无羽箭怒射潘得寿,斜刺里骆大宏虎扑而至,他的镶满了亮银锥头椭圆银质,与黑皮底缀以亮银锁子甲的甲衣相互辉映,身旋如轮,箭矢纷飞四落,在那-片璀灿的银华里,他的宽刃半月形弯刀已剁下了三个人头!
  于是,一声狼嗥般的怪笑响起,惨绿的火光映着一个白面阔嘴,体魄结棍的人物凌空泄落,照面间,一对沉重的大板斧猛袭骆大宏!
  嗯,“人面虎”石光尧出现了!
  潘得寿冷冷地道:“大宏,朝死处杀!”
  陡然间,又有两条人影冲向骆大宏,潘得寿目力明锐,一瞥之下,立时看出竟是“金家楼”的叛逆“电”字级三把头“小张飞”周秀、五把头“隐他”白锡侯!
  额间的赤印骤然透紫,他愤怒至极的厉喝:“无耻叛贼,你们真敢行此大逆!”
  冷冷的,有人在他身后回应:“早已豁开来看了,还有什么不敢的!”
  猛然回身,潘得寿恨得全身发抖:“是你!”
  是的,“金家楼”原来的五当家,小老幺……“白狼”向敢!
  向敢白衫如雪,神情冷峻,“不错,是我,三哥,久违……”
  潘得寿深深吸了口气,一个字一个字的道:“老幺,你受了单慎独的盅惑诱骗,做出这等天人不容的反叛罪行来,只怕要遭遇到万劫不复,五雷殛顶的报应!”
  冷笑一声,向敢道:“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,三哥,大局砥定之后,你我之间,还不知是谁要扣上这顶大帽子呢?”
  潘得寿大吼:“你的心肝呢?老幺,你的心肝叫狗吃了?”
  向敢桀鹫不驯的道:“不要给我来这一套,你心甘情愿的缩着脑袋听人差遣,讨这碗肮脏饭,我可不似你这么窝囊,人各有志,岂能以那腐迂的传统相束?”
  双目如火,潘得寿咆哮着:“向敢,你简直无聊无德到了极处,犯上谋下,荼毒同门,残害手足,颠覆组合,你,你罪大恶极,你是一头枉披着人皮的畜牲!”
  向敢七情不动的道:“这是你的说法,三哥,我们的观点不尽相同!”
  潘得寿暴烈的道:“不要叫我三哥,我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兄弟!”
  一昂头,向敢道:“叫你三哥足看在旧日那-点情份上,姓潘的,你当你还真配?”
  心痛如绞,潘得寿噎着声道:“向敢,我今晚上就要为‘金家楼’正规律,替楼主清门风,叛逆贼子,一概诛除不遗!”
  哧哧笑了,向敢讥诮的道:“说得多么新鲜,潘得寿,你先替你自己推算一下,你尚能活到几时!只怕你连个全尸都保不住,居然还大言不惭要‘正规律’,‘清门风’?歇着吧,别叫人笑结了气!”
  潘得寿努力平静着胸膈间翻涌的血气,他缓慢的道:“向敢,似你这类欺天灭伦,大逆不道的奸妄,若是不遭报应,不受惩罚,则必五行同溃,两极俱崩,再无光明可言!”
  向敢淡淡的道:“那就证实给我看看,姓潘的,证实你那套子虚乌有的鬼话给我看看!”
  踏上一步,潘得寿切齿的道:“向敢,我和你是誓不并存!”
  挺起胸膛,向敢狂傲的道:“正是我的打算,潘得寿,你以为我今晚上来这里是干什么的?!”
  微微扬脸,潘得寿道:“赵琦,去把你那两个人面兽心的手下先处置了,这里交给我--记住,要死的,不要活口!”
  一直在旁边掠阵的赵琦,昂声回话:“错不了,三当家,看我拿那两个王八蛋的脑袋宋见你!”
  忽然轻蔑的笑了,向敢凛烈的道:“你们两个演得好双簧,可惜引不起我这个观众的兴趣!赵琦,你能去拿谁的脑袋?只现下你就防着自家的脑袋挪位吧!”
  花巾飞扬,赵琦大声道:“姓向的叛逆,忠义和着头颅,抛也值得,就是你们这干无心无肝的冷血畜类,卖上了脑袋犹得落个万世的臭名……”
  潘得寿冷沉的道:“少和他磨牙,赵琦,办你的事去!”
  往旁一撤身,赵琦甫始扑向那边的周秀与白锡侯,向敢已朝着黑暗的背后挥了挥手。
  于是,两条人影鹰隼般飞起,双双截住了赵琦的去路!
  那两个,一是“雪无痕”金子初,另一个,乃是“星”字级的六把头“地溜子”魏铨!
  大吼如雷,赵琦花巾拂起,照面就是记流星锤,金子初微微闪让,赵琦的右手“双刃斧”暴劈“地溜子”魏锉!
  潘得寿的动作更是快若雷光石火,就在赵琦遭袭的同时,他已倏然出手--那是-对斗大的刀轮,轮刃叠斜于同一方向,锋利钩曲浮蓝泛青,双手便扣在刀轮的轴心握把上,好一付霸道的杀人武器呢!
  早就有所防范了,向敢在潘得寿展开攻击的瞬息,人已飞快侧旋,雪白长袍之内隐插着的那对灿银短叉分开左右,在黑夜中各闪起一抹炫虹,暴截敌招!
  刀轮翻飞如雷滚环回,轮刃破空,其声如啸,潘得寿身法腾扑跃掠,又快又猛,他几乎是上来便豁死相搏!
  向敢的本领也是精湛至极的,他这位“三哥”的艺业修为到了什么程度,他深深了解,因而他表面狂妄,骨子里却半点不敢大意,一对银叉在他手中变幻莫测,流闪吞吐,正也倾以全力抵挡.
  此刻,攻击“鸳鸯腿”武升的角儿已出现了硬扎货--那是缺了右腿的“夺魄腿”马修平,别看他只有一条“夺魄腿”,借着一只新练出来的栗木拐,进退攻击之间,竞丝毫不让两脚齐全的“鸳鸯腿”武升。此外,马修平那个帮手更是得力:“十二铜人”里的老九薛强!
  “牌刀锥甲”骆大宏果然不愧是“金家楼”“雷”字级的二头领,非但武功高强,更且悍猛无比,虽是以一敌三,却仍然攻多守少,迫得他的对手团团打转,苦头吃足;“人面上”石光尧的功力较之“小张飞”周秀、“隐枪”白锡侯要胜上一筹。
  是而以他为正面主攻,因此他受到的压力也最大,骆大宏锥形弯刀纵横掠舞,步步全罩着石光尧的身体四周,而质翻刀回,又叫周秀与白锡侯脱不了他的攻袭范围之外,那股子剽野之概,令人胆寒!
  “金家楼”这边,仅存二十名不到的弟兄,可是情势吃紧了,他们原本有三十余人,却叫敌方头一抡睹袭便放倒了七八个,接触之下,又躺下四五名,在近百的敌众围攻里,眼看就要溃败下去!
  “电”字级的四把头“大红缨”夏明的处境比较轻松,他独力对抗着十来个黄衣大权的进攻,一杆钝钢饰以大红缨头的长枪伸缩挑刺,挥打崩磕,看来得心应手,那十来个块头不小,手下稀松的仁兄除了叱喝招架,就只剩下跳窜滚翻的份了。
  双方表面上的形势是如此,然则,在向敢那边来说,就真的仅仅才只这个阵仗而已么?
  潘得寿外表上沉稳稳定,应对自若,然而,他的内心却是焦虑的,惊疑的;他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会使得形势发生如此的剧变,也不明白敌人是用了什么方法得悉他们隐秘的位置的,更且摸得这般清楚,估得这般准确,甚至连人力的配搭亦早做了安排,足以压制这边的安排!
  不管怎么臆测,也无论如何联想,情况的不妙业已是不可置疑的事了,潘得寿不但忧急,更有着无限心寒的感觉,这样的结果,显然又是奸细卧底的成绩,而奸细是谁?是伪装在他们这支孤军中的哪一个?
  潘得寿能以想得到,他们这般人马突然擅受袭击,决不是偶发或凑巧的事,在敌人那边,必有着确切的情报与妥善的计划;易言之,像这样的反击行动,当是全面的。
  不止是他的一股人,费云、金申无痕等恐怕也将遇上一样的景况,而展若尘和卓敬等人的前锋任务,其后果之惨烈,就益发不言可喻了……
  向敢双叉挥闪,身形连跃,一边冷冷笑道:“姓潘的,你那几下子还是老套,没见什么翻新的花样哪!”
  刀轮飞旋,又狠又快,潘得寿阴寒的道:“你也不见得就有多少的进步,叛徒!”
  猝然横身侧滚,向敢白袍蓬兜,双叉颤抖着点划起各式不同的线弧星芒,却在光影映炫的一刹,右手叉居中暴出!
  潘得寿双轮合并,“锵”的一声便震开了向敢这诡异的一叉,几在同时,双轮飞翻,迫得向敢连连腾挪退避,气势上顿见挫泄!
  相交相处久了,彼此间的玩艺儿如何,心里都有个底,长短何在,也是一明二白,在这种情形之下,争的就只是个功力的深浅,以及时机的拿捏而已。
  一般能以制服外敌的是奇招绝活。
  现下却难以派上用场,潘得寿十分清楚向敢惯用的手法与其精妙处,知己知彼,向敢既便动上了心火,又哪里讨得了巧去?
  双叉蓦然撑地,向敢一顿又起,叉尖飞闪,迅猛无比的再度反扑上来,他嗔目切齿的叫:“便先让你占点便宜,姓潘的。你记住,那最后笑的人才是真笑!”
  潘得寿冷静如昔,截削磕打,狠准俱见,他阴森的道:“我从来便不曾笑过,向敢,对你而言,我已没有任何笑的兴致!”
  向敢再三扑击,仍然无功,他倏移三步,暴叱如雷:“并肩子上!”
  暗影中,三条彪形大汉如虎扑面,三个人六双沉重的“赤铜人”交相挥舞,悍然围攻潘得寿!
  他们是“十二铜人”中尚残存的另三个,老大甘维、老三陈隆,以及老八葛松!
  潘得寿身形翩掠,锐利的道:“向敢,你还有多少帮手隐伏着,不妨一遭叫出来豁上,彼此都大方点,该上路的谁也留不下来!”
  向敢怪笑道:“就眼前我们几个,姓潘的,你恐怕便难以消受了,等着瞧吧,马上你就会知道哪一个得赶早登程。”
  这三位“十二铜人”的仁兄。只一上手,便是卖命的架势,每个人的一对铜人狂劈猛扫,此攻彼进,在向敢飘忽凌厉的招法陪衬下,不但已将原先的劣势扳平,更逐渐有牵扯潘得寿的趋向!
  于是,潘得寿知道时候到了……拼死一搏的时候到了,此情此景,速战速决方是结束争端的最佳方式!
  但是,显然还有人和潘得寿有同样的想法,并且比他更快的付诸于行动。
  那是“牌刀锥甲”骆大宏。
  “小张飞”周秀在一次冒险的挺进中,两把短柄蛇矛齐刺骆大宏腹肋不中,反被骆大宏反身一击震得人朝后仰,“隐枪”白锡侯便趁着这刹那间的空档闪入,一杆前后俱带着枪尖的“两头枪”溜背翻滚,银芒映掣,猛扎骆大宏心口!大弯刀猝向上扬,“当”的一声磕荡开白锡侯的刺戮,而白锡侯瘦小的身形一缩再进,斜荡的“两头枪”却在改挫之下怪异的自他左腋之侧穿出,神鬼莫测的暴扎骆大宏小腹!
  不错,果然是有隐现这杆银枪于方寸之间的能耐!
  骆大宏重重一哼,却并不躲闪或招架,他在突兀里扭腰吸腹,枪尖流灿生辉,“嚓”的贴着他的腰边刺空,而大糨刀暴起,白锡侯的一颗脑袋,便滴溜抛上了半空,除了那蓬在“噗”的声响中标射喷溅的鲜血,甚至连一个半点的呻吟也没有来得及发生。
  “人面虎”石光尧身形长起,猛往上扑,双斧狠命劈下,骆大宏弯刀染血,与锥刀同时架迎,便在此际,周秀贴地滚动,左手蛇矛挥掷,寒光闪处,骆大宏全身一颤,往前仆跌……那柄脱手飞拂的蛇矛,正在他的后腰上晃动!
  石光尧大喝一声,双斧齐落,口中厉吼着:“下辈子再来现世吧!”
  眼看着就要重重仆跌于地的骆大宏,却骤然在离地不及三寸的高度面朝下急快回旋,石光尧的一双板斧刹时深劈泥中,大弯刀有若半弦月激飞,“嗖”的一记,便由下而上,削掉了石光尧的半个头颅!
  锥刀突翻,“砰”的砸横了石光尧那缺了半个头的身子,浓稠的白浆与猩赤的热血渗和着迸溅,骆大宏挥跃向左,大弯刀斜闪如电,业已吓破了胆的周秀慌忙窜避,骆大宏凌空一个跟头,刀锋似虹,搂头又至。
  双手握着他那柄挂了单的短蛇矛,周秀拼力招架,金铁交击之下,这位“小张飞”虎口尽裂,几乎被震了个四脚朝天。
  “一群狗娘养的贱种,你们看看是谁要先向下辈子应卯?I”嘴里吼骂着,骆大宏刀锥连舞,势猛力强,周秀滚跃窜跌,狼奔豕突,模样之窘迫,就差喊救命了!
  ’
  两名黄衣大汉由一侧冲来,朴刀横截,硬拦骆大宏,骆大宏连眼皮子也不翻动一下,滑步挫腰,锥刀暴起,沉闷的撞响里,那两名黄衣大汉齐声怪叫,双双手舞足蹈的跌到了七八步外!
  大弯刀飘然映闪,周秀肩上一块巴掌大小的人肉已血淋淋的挑上了天,他尖嗥着,疯狂回手戳刺,却又在刀锋的掣掠下去掉了头顶一块头皮1
  骆大宏的表情是残酷又冷硬的,他像在耍弄猴戏般逗引着周秀,一刀又一刀,刀刀见血割肉,只是俄顷之间,业已把这个“小张飞”整成了一头挨剐的猪!
  拼命抵挡着,周秀嘶哑的呼吼:“我操你的十八代祖宗啊,骆大宏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杀胚……你他娘要是还有一点人性,你就给老子一个痛快……你这么作践我,算是哪门子英雄好汉?你要遭天打雷劈啊……”
  锥刀横砸,弯刀斜起,又削掉了周秀一只耳朵,骆大宏粗厉的大笑:“该遭天打雷劈的人该是你,周秀,你是个忘恩负义的禽兽,败伦丧德的畜牲,你背叛组合,残害手足,吃里扒外,图谋楼主,你是罪大恶极,凌迟碎剐俱不为过……”
  浑身浴血,状如厉鬼的周秀,葛地狂吼一声,双手执矛,拼死挺刺过来,口里一边怖烈的长叫:“老子便和你同归于尽……”
  骆大宏猝然侧闪,刀锥合并右手,左手翻处,快不可言的拔出了插在后腰上的那柄短把子蛇矛,几乎在同一时间,硬生生刺进了周秀的胸膛!
  飞起一脚,骆大宏把个鬼哭娘长的周秀踢得整个横起,重重摔落,朝着周秀滚跌的方向,他狠狠吐了一口唾沫,鄙夷的道:“操的,想得美,凭你这块料,还打算和我‘同归于尽’,配?!”
  那边……“鸳鸯腿”武升双脚连环,分踢马修平和薛强,用老了招式的薛强抢出三步,而马修平却半寸不移,独腿弹飞,“砰”“砰”两响硬接硬架,武升闷哼一声,踉跄倒退,薛强大吼着猛一记赤铜人反砸了回来1
  赤铜人没砸着武升,却砸在骆大宏的锥刀上,皮质的锥带有着弹力,赤铜人反跳向上,以肩顶带的骆大宏刀如匹练,暴斩薛强!
  于是,马修平一腿弹飞,凌空蹴到。
  骆大宏似是横了心,他不让不退,锥带旋迎,“砰”的一声,他全身震晃,脚步浮动,马修平悬虚翻了个跟头,粟木拐暴出闪电般敲上了骆大宏的左肋!
  肋骨的折断声清晰而脆落,骆大宏却似毫无感觉。
  一如他腰眼上血流如注,却好像是流在别人身上一般--大弯刀寒芒映炫,马修平狂嗥若泣,执拐的右手,业已齐肘削脱,更连着那只尚新的栗木拐!
  身形猝起,骆大宏腾翻飞掠,九刀连贯,只如一刀以惊人的快速砍在马修平身上,马修平人往下坠,软软垂挂的独腿却骤然由外圈内曲,其势如石火闪现,骆大宏回刀不及,硬转背抗,这一腿,踢得他口喷鲜血,一头撞跌下来!
  薛强觑得时机,奋力一家伙挥向跌在地下的骆大宏,武升自斜刺里暴进,双腿分飞,虎虎风声中,愣是将薛强逼了出去。
  匆忙回身,武升大叫着:“二头儿,你怎么样?伤得重么?”
  半撑着上半身,骆大宏又呛出一口热辣辣的鲜血来,他咬着牙道:“我………我不关紧……你不用管我……且把……
  那使铜人的杂……杂种摆平了……再说……”
  武升凛烈的道:“错不了,二头儿,这个王八蛋今晚上注定了要在这里入土!”
  举着赤铜人,薛强赤红着一双金鱼眼狂叫:“你们就等着瞧吧,今晚上会是哪一个在劫难逃,死无葬身之地!”
  武升“呸”了一声,粗悍的道:“兀那狗娘养的,少他娘吆喝,有种就豁起来看!”
  薛强一个箭步抢了上来,赤铜人势沉猛翻,横扫暴砸,武升的双刃斧斜起,人跃六尺,腿影如风,凌空蹴踢,又把薛强逼了开去。
  大吼着,薛强再次冲扑,赤铜人拼命施展,狠攻硬进,武升却游走旋回,闪挪流畅快捷,间隙中斧出腿踹,准疾无比,几个回合下来,薛强已是捉襟见肘,窘态时现,再也“强”不起来了!
  用力将一口涌到喉咙的腥血咽了下去,骆大宏嘶哑的叫着:“武升……你还磨蹭些什么?狠着干……好歹,把场面给我了结……”
  回应骆大宏的是武升那飞快施腾的双腿,腿脚套连,左右忽掩忽合;在瞬息里圈伸弹蹴,回曲踹转,他的对手薛强空自挥舞着那具赤铜人,却是连连截向虚处,两相比照,那薛强的模样就未免显得太过笨拙与呆愣了。
  又一次赤铜人横着扫到,武升倏跃而起,左足微点横击的赤铜人首端,右脚闪电般弹向薛强的面前!
  叱喝半声,薛强努力仰面扭身,手中的赤铜人正待使劲翻压,武升原来点在赤铜人首端的左脚部猝然平踹,他自已整个人向斜里滚动,薛强不偏不歪,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……
  这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,偌大的身躯,居然一个倒跟头重重摔跌!
  武升人未着地,左手回挥,两柄短刀倏射而出,正满天星斗,有若腾云驾雾般的薛强,也只是刚刚摔落,这两柄锋利的短刀便已同时插进他的胸肋之间,刀势强劲,更将他又带了一溜滚!于是,骆大宏沙哑的笑了:“好小子……
  我就知道你能活割了那厮……”
  打断骆大宏沙哑的笑声的,是侧旁不远突然响起的一声哀号,又悠长,又尖锐的一声哀号--
  “地溜子”魏铨满脸血肉模糊,正丢掉家伙,双手捂着半边面孔朝后退,“花巾”赵琦的流星锤沾着血迹昂扬飞起,棒出点点的赤漓。
  瘦伶伶的“雪无痕”金子初便在这不足一发的间隙里疾闪而入,手上蓝芒微晃,赵琦一个踉跄抢出几步,金子初身形轻灵如风,再一转折,蓝芒又快,赵琦的“双刃斧”暴挥猛旋,“当啷”两响,十分危险的将敌人这一招震弹出去。
  只这片刻,赵琦的一张脸孔业已泛了乌紫!
  金子初手上那一对玩意,乃是两柄尺半长的三凹钻,三道血槽嵌合在三面锋利的突脊内,通体盈蓝透青……淬有奇毒!
  赵琦的背上已经被金子初的淬毒兵刃划开了两条血口子,只是两条寸多长的血口子,按照一般的创伤酌情形来说,这仅是十分轻微的皮肉之伤,但是,以金子初的淬毒兵器而言,却已是近乎致命的程度了。
  难怪,赵琦在一经受创之后,反应几乎立刻就迟滞了许多!“鸳鸯腿”武升堪堪奔到骆大宏身边,又猛的调头飞掠回来,挫着牙大吼:“卑鄙无耻的东西,用淬毒家伙占人便宜,还算个顶着张人脸混世面的人?”
  赵琦面孔肌肉僵硬,全身更一阵一阵的颤抖着,他的“双刃斧”漫无章法的乱挥,左手的流星锤像提不起来似的沉沉的垂挂着打晃,他直着舌头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又毒又狠……真个又毒……又狠!”
  金子初一言不发,倏忽闪挪穿移.双手伸缩,又在赵琦身上加了八钻!
  这时,武升已急速赶到!
  身子摇晃着,赵琦艰辛的嘶喝:“武升……你……你给……我站住……我要……亲手……取他的狗命……任谁……也不准……帮我……让……让我……自己……来……”
  金子初冷冷站在五步之外,神色漠然强傲,他斜睨着脚步不稳的赵琦,仍是半声不响。
  武升焦急的叫:“那个杂种使的乃是喂毒兵器,凡是家伙上喂了毒,毒性皆极强烈,赵头儿,你可别逞能,千万莫叫毒性活散开来,那就不妙了啊……”
  喉咙里打着呼噜,像是笑却又有点像在喘息,赵琦一步一步的前移:“这毒性……早就散开了……这是……那种见血攻心……心的剧毒……我皮肉……一破……就自省得……武升……你一旁站着……我……我非亲自……拉着这……这冷血……畜牲……一起上路……不可!”
柳残阳发表于2021.05.11 11:27:35
Free Web Hos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