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残阳 - 霜月刀 - 第五十二章 - 奸毒歹妄 - 修正无错版

标签: 霜月刀 武升 夏明 甘维 翁有方
  满头大汗的武升沙着声道:“赵头儿,你好歹歇着,任它什么毒性,静止调息总比活动耗力来得稳当,把这使阴横玩意的杂种交给我,赵头儿,我包替你摘下他的头来!”
  呼吸间更见沉滞了,赵琦一张面孔益发紫得透黑,他突凸着一双眼,几乎是在挣扎着叫:“你……他娘……少唠叨……那王八蛋……的兵器……见血……封喉……我……
  我自不……小心……赔命认栽……却得……拉这……野种……垫底……你……你不准……上来……凑……热闹……
  否则……稍一失慎……他就完……玩儿……什么东西,也配……用一条命……换……换我们……两条?”
  武升急得直跺脚:“我说赵头儿,你就别动了,中了毒就会有解毒的药来治,我好生生一个人摆在这里你不用,却自己去拼什么命!赵头儿,你想开点……”
  金子初轻轻的将两柄三凹钻在手上擦动,发出那等冷硬的音响来,他第一次开了口,腔调阴沉低哑:“你们两个谁也不必推让,今晚上,二位是谁也走不脱,差的分个迟早罢了;姓赵的说得对,我这两件家伙上所淬之毒乃是见血封喉的一种,破皮断气,不过盏茶光景,大罗金仙也无药可救,若耗力动劲,时间犹更要快些--我看大家都别耽搁,你们就一遭上来结个伴吧!”
  武升双目睁凸,青筋浮额,气冲牛斗的咆哮:“我操你的血亲,你若能挺过今晚看到明天的口头,我他娘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!”
  “双刃斧”吃力的挥动了一下,赵琦含混不清,但却异常坚决的道:“不准上……由我-个人……来……武升.你……你就算不听……命令……也该看……看在多年……手足……的份上……接……受……我这……我这个……要求!”
  一阵辛酸涌上心头,武升不禁噎了声:“赵头儿……”
  原来一步拖着一步,走势蹒跚沉重的赵琦,猝然身形暴起,当头一斧猛劈金子初的天灵!
  冷冷一笑,金子初身法捷便之极,微向侧移,兜胸一钻刺向赵琦!
  赵琦不但不躲,反而全力挺迎,“噗”声轻响,那柄尖锐无比的三凹钻已经整刃没入,刹那间,赵琦面孔扭曲,狰狞如鬼,反手斧挥斩金子初!
  吃惊之下,金子初单钻横翻,金铁交击中,他立往外窜,于是,原来在赵琦左手上垂晃着;看似无力提起的流星锤,便在金子初外窜的瞬息激弹而起,那么快,那么准,“咔嚓”一记,把金子初的整个脑袋砸成了稀烂!
  当金子初撞摔而出,武升已跃至赵琦身前,赶忙伸手欲加扶持,赵琦却退开一步,缓缓坐下。
  弯着腰,武升惶悚的叫:“赵头儿,赵头儿,你还能挺么?我这就去替你找药-一-”
  睁着眼,赵琦凝望着黑暗的深处,眼中的神色十分复杂……
  一些儿满足,一些儿怔忡,一些儿茫然,以及,一些儿遗憾,他喃喃的道:“好黑啊……怎么……全是一样的黑''''''”
  单膝跪下,武升语声哽咽:“赵头儿,我在这里,我就在你身边……”
  赵琦用力吹着气,低弱的道:“武升……是你么?”
  热泪盈眶中,武升也在吸气:“是我,赵头儿。”
  赵琦面孔上紫里透黑,毛孔中更渗出津津黏液一-
  他仍然双目凝视着黑暗的远方,断断续续的道:“扶……扶正……我……的花……巾……”
  武升答应着,替赵琦将头顶的花巾整理舒齐,等他再望向赵琦,忍不住哭出声来,是的,赵琦去了。
  周遭的拼杀已大不如先前的嚣闹,因为双方死伤累累,一簇或一对之间,大多分了胜负,然而,剩下的场面,却更加惨酷了--
  占上风的一边要加速结束眼下的战斗,落到下风的一边,更须在最后一搏里捞本赌命,挣几分风骨!
  潘得寿十分辛苦的对抗着他昔日的幺弟“白狼”向敢,以及协同向敢向他进袭的“十二铜人”中的三位--甘维、陈隆、葛松;在激斗里,整个战况的演变仍在他的耳目之内,他明白,他这一批实力,今晚上是要大半赔折进去了。
  眼看着“鸳鸯腿”武升一跃而起,要往他这边来,心里一急.他赶忙大喝:“武升,你护着骆大宏,与夏明带着所有弟兄突围!”
  呆了一呆,武升抗声道:“回三当家,我们损失很重是不错,旦敌逆方面也乃强弩之末了,他们除了围攻三当家的几个尚可称是好手之外,就只剩下一干子普通角色,属下与夏明连手齐力,与三当家互做策应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,请三当家再做斟酌!”
  刀轮呼轰飞舞,潘得寿高声道:“骆大宏受伤甚重,急须就医,不能再加拖延,且敌势未明,是否仍有伏兵难以断言,我们不宜冒险缠斗,武升,你和弟兄们快走!”
  武升为难的道:“三当家,怎能只留下你老一个人在此涉险?”
  “呛”声截开向敢的银叉,潘得寿又闪开甘维与陈隆的铜人合击,不禁厉烈的吼叫:“我叫你们走你们就走,这是谕令,谁敢违抗?!”
  武升真是进退维谷了,“金家楼”的律例向来严明,尤其是在此地,更是非同小可,上令下达,丝毫不能苟且,何况还是由三当家的亲自交待?
  但是,他们若就此退去,潘得寿的境遇又将如何?
  岂不是雪上加霜,越陷困苦?
  设若敌方果有伏兵未出,目标就会全冲着潘得寿一人而至了!
  想到这里,武升有些不寒而懔,他往前略略凑近,焦急的道:“还请三当家率同小的们一同突围,实力保全之下,也好给骆二头儿尽早疗伤!”
  向敢双叉纵横,银芒缤纷,时而穿舞映闪,时而交织凝视,他紧逼着潘得寿,同时冷厉的道:“武升,你们就认了命吧,天罗地网早已布下,非但我方尚有后援潜伏四周,暗为呼应,就这丘陵之外,也是包围多重,你们业已是瓮中之鳖,劫数难逃了!”
  潘得寿左拒三只铜人,右截一对银叉,口中疾速的道:“我来断后,武升,你们还不快走?是凶是吉,一切责任俱由我来承担!”
  向敢闪游回旋,速速攻拒,边大笑道:“姓潘的,除了落个全军尽没,你还妄想会有其他结果?”
  潘得寿冷酷的道:“现在说到‘结果’,只怕为时尚早!”
  “十二铜人”的老大甘维猝然转身,手中的赤铜人猛力挥击站在七八步之外的武升,风张势劲里,他红着一双跟大吼:“还我兄弟的命来1”
  武升突遭攻击,不但不觉得惊恼,更有一股子“正中下怀”的欣喜反应,他错步斜走;双脚弹蹴,双刃斧同时暴起,齐攻来敌!
  银叉闪划过潘得寿的头顶,他缩身弓背,倏跃三尺,边昂烈的叫:“武升快退--”
  那边,“大红缨”夏明飞起十枪,红缨蓬抖旋扬中,逼开围攻他的十多名大汉,急速奔向潘得寿这边,长枪舞动着,他振吭高呼:“三当家,我来助你!”
  潘得寿刀轮纵横,愤怒的叫:“不必助我,赶快掩护骆大宏与武升退走!”
  几句话的交待,夏明已奔至近前,他的红缨枪直挑向敢,倒点陈隆,形色激动的道:“强敌当前,属下怎能畏缩苟安!三当家,我们生死与共!”
  向敢的银叉交叠上场,“锵”声磕开了夏明的来势,陈降也在倒窜之下避过了枪尾的捣戮;向敢身形疾速侧转,叉芒尖尖,飞罩夏明,却立遭潘得寿的刀轮封阻回去。
  左臂伸缩,刀轮再度碰歪了葛松的赤铜人,潘得寿语音沉重的道:“夏明,你们怎生痴迷至此!”
  贴着夏明-枪刺空的枪杆,向敢猝而切入,左叉直插,右叉抛过半弧,业已封住了夏明的退路!
  潘得寿的一封刀轮,刚分拒陈隆及葛松的赤铜人,见状之下,不由急呼:“向我侧背闪--”
  夏明一头冲向潘得寿的左侧后方,于是,潘得寿便等于用自己的身子掩遮着夏明了,他的刀轮飞旋,猛迎向敢的银叉,在他出招前挺的刹那,眼角余光,似是蓦见冷芒微闪--
  一种本能的反应,多年来斗生搏死的习惯直觉,令潘得寿自然的加速前挺之势,并向一边旋走,然而,仍然慢了半步,他顿觉左腰肋的地方一凉,待他抢步掠出,一柄宽刃短刀的刀锋,甫始血淋淋的从他肉里拔出!
  双臂抡舞,潘得寿就地回身,双目瞥处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是闪现于须臾的,可怖又可悲的魇境,是一场噩梦,一幅寒毒又冷血的画面,“大红缨”夏明的手上,正自握着那柄染着鲜血的宽刃短刀!
  “畜牲!”
  潘得寿从齿缝中进出这两个字,额间的疤印立时红光隐现,他脸上的肌肉全都绷紧了,以至看上去他的双眼竟是恁般骇人的往上吊起,刀轮灿灿宛如团团流飞的冷焰,像是千万颗陨石泄向夏明!
  夏明虽然惊慌,却能自持,他身形快闪,长枪斜刺,枪尖迎撞刀轮,“叮当”震响串成一片,但见红色的缨络丝穗零乱飞舞,夏明一个跟头跌出,左颊上已裂开了交纵的两道血口子!
  银叉暴现,潘得寿的背上也翻绽了一条血槽,他却似无所觉,右臂倒振,刀轮击震得银叉颤扬,左手的刀轮贴肋向后反出,向敢的几柄银叉急截落空,右胯骨上的一大片皮肉已削脱飞起!
  潘得寿目不稍瞬,拔掠腾空,陈隆与葛松的两具赤铜人贴着他脚下挥过,他身形侧滚,冲着正与武升激斗中的甘维摸去!
  强忍痛苦,向敢奋力追赶,边大声示警:“甘兄小心……”
  头顶的冷电骤闪,已似寒雪沁骨透肌,甘维的赤铜人拼命斜抡,身子便借着这一抡之势带出五尺,俄顷之间,潘得寿与武升已枪奔丈外,但见武升背起骆大宏,潘得寿刀轮开路,瞬眼里六名拦截的黄衣大汉鬼嚎着顺坡滚翻,而眨眼里,黑暗便将他们的身影吞噬了!
  刚刚稳住势子的甘维,又举起他的赤铜人,向黑暗中瞪着两只眼珠子,口沫四溅的狂吼:“不能让他们逃掉,娘的个皮,一定得把这几个杀胚追回来!”
  向敢伸手拦住了欲待拉架子往前追赶的陈隆及葛松,一瘸一瘸的走了过来,面容冷肃的道:“用不着追了,追也是白追!”
  甘维挫着牙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  向敢生硬的道:“我们来对付潘老三的这般人手,已经折损了大多半,我自己也挂了彩,原指望夏明出奇制胜,放倒潘老三,结果功亏一篑,没能要他的命,只是伤了他而已,围兽之斗,最是凶悍难缠,如今我们力量不足,追上他未见得便能讨好,没有把握的事犯不上愣撑!”
  甘维不甘的道:“莫不成就此拉倒?我又一个把弟将性命赔上了!”
  阴鸷的一笑,向敢沉缓的道:“你不必着急,甘兄,阎罗王的索命帖早就下了,他们的去处全在我们掌握之中,一步一个窝,一步一走绝,早晚全得陷进来,如今,正是我们收网的时候了……”
  甘维没有再吭声,抗起他的赤钢人,悻悻然走向他把弟遗尸的地方。
  在潘得寿那拨人马遭至奇袭的当口,虽说只有一河之隔的黑松林里,费云他们不会毫无声息可闻……是的,他们在情况发生的当时,立刻便已查觉了异状,然则,他们也仅止于明白了对面发生异状而已,他们再没有法子做任何行动上的支援,因为同样的厄运,也在顷刻间降临到他们的头上!
  几乎就在潘得寿等人隐伏的丘陵地那边刚刚起了骚乱.展开了拼杀,费云尚未来得及做进一步的查探,黑松林的四野周遭,已冒出了幢幢人影。随着人影的奔掠晃动,一只只的火把,一盏盏的风灯,便也恁般诡异又迅速的燃亮,在那一溜溜吞吐的青红,一团团游移的晕黄光辉映照里,那些突兀出现的人影,就带着这等狠酷的,残暴的,如狼似虎的凶蛮味道了。
  来袭者是从八方涌至,采取的乃是包围的形势,他们层叠布署,纵深交错,在不停的移动中现示出严密的阵脚,这样的情景,表露出他们行动的决心,以及他们对于胜算的掌握,更甚者,显然他们也晓得敌人的实力同数量,他们那样按步就班的紧逼而来,好像老早就一切计划妥当,只待下手奏功了……
  形势是非常明显的,费云睹状之下,立时知道己方人马已经陷入敌人重围之中,而且,是陷入一种有预谋的,筹虑周详的重围之中,他很快联想到如何泄密的问题;再联系到奸细的问题,但他却尽力抛开这个令他激怒的烦疑,因为,在目前的境况来说,这已不是一桩最重要的事了.
  他们几个人贴靠着松树的树干,费云、金步云、申无忌、申无求、申无蘑,以及金淑仪,隐伏在不同的树顶上的,是易尔宽、翁有方、端良,和端吾雄四个,用上下交合的空间,来应付一个平面,在战斗的位置上说,是比较优势的。
  光焰闪映着那些人,那是一些大部分穿着深紫劲装,小部分各着杂色异服的人物,他们一个个形色冷凝僵木,毫无表情--此时此景,看上去便只有一种狰狞蛮悍的意味了。
  那些人的人数约在两百左右,他们的动作虽快,来势虽猛,却颇有节制,在甫始接近林边的当口,便纷纷停止下来,各在原位不动,仿佛有所期待。
  费云心里有数,对方忽然停止冲扑,只有一个原因,对方知道目标便在这片黑松林内,也可能知道他们的实力若何,但是,却不见得也清楚他们每个人的确切掩蔽位置,行动的暂停,只是预备进一步探测对方的隐伏之处,以免在明里先行挨打而已。
  沉重的呼吸声,申无忌双目圆睁,憋着声道:“这些天打雷劈的王八羔子,他们是怎生摸来的?看他们摆出来的架势,好像早就知道我们的行踪所在,早就探明了我们的计划一样……”
  费云低绥的道:“你说得不错,申老哥,显然在我们仅存的这批人当中,尚有未曾挑拣得净的敌奸潜伏着,把我们的行动步骤全泄漏了出去。”
  申无忌喉头间咝咝作响,他的一对眼珠子都怒得凸出了眼眶:“是哪一个狼心狗肺的杂种?我生啖了他!”
  费云摇摇头,道:“迟早会晓得,只要我们还能脱出此劫。”
  申无忌惨烈的,却无声的笑了:“老费,你往宽处想吧,眼前的光景,对我们固是一场劫难,但对那干邪盖龟孙而言,又何尝不然?一待交刃,宰是一个够本,宰掉一双便有赚,到未了,看看哪一边秤头失准!”
  目光是冷凛得森寒的,费云道:“一个换一个,甚至一个换两个,也不算是我们占了便宜,申老哥,要拼,就拼个狠的--只我们这几块料,好歹要叫敌逆缀上个全军尽没!”
  申无忌热血沸腾,挫牙如磨:“正是如此,豁出这一身,也要搏个满堂红。”
  贴在另一棵树干上的金步云,压着嗓门道:“只一上手,便给我朝死处杀,泼他们一头脸的血,显一显‘金家楼’那股子不屈之气,让他们明白,‘金家楼’的孤忠不泯,一息尚存,便将誓死以赴!”
  申无忌道:“三叔你老放心,包管叫这干狗娘养的呼天抢地,人仰马翻,我们玩不成,他们也休想乐活!”
  浓密的松林之间,一个声音悄悄响起--那是“二判官”易尔宽!
  “大司律,圈上来的角色不知是哪一路的牛鬼蛇神,打眼一看,全都陌生得很……”
  费云泰山不动的道:“多半是外边来的横货,但也一定缺不了‘金家楼’的某些叛逆搀杂其间,以为指引,你等看吧,会有你一向熟识的‘老伙计’在内!”
  哼了哼,易尔宽恶狠狠的接腔:“‘老伙计’?我要扒出这些‘老伙计’的心肝来喂狗!”
  费云深沉的道:“稳着,不动便罢,一动就要他们鬼哭狼嚎,人仰马翻!”
  一直默然无浯的金淑仪,此刻脸忧色戚的道:“大司律,对面丘陵地那边的弟兄,情况只怕不妙了……”
  费云苦涩的道:“三当家足智多谋,勇猛无双,但望在他的指挥调度之下,能够逢凶化吉,把眼前的这场危难给撑持过去……”
  语气里透着恁般的灰黯与沉重,显然连费云也对潘得寿那拨人的处境不表乐观,在一个向来稳健苟安的人来说,这已不啻是对幻灭做了程度上的确认。
  眼睑下积叠着浓密的悒郁,金淑仪那张姣好的面庞十分苍白,她悲哀的道:“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?我们不是计划得好好的吗?不是安排得非常周密吗?怎么却会在一刹间全乱了?”
  费云缓缓的道:“这个答案很简单,二姑娘,乃是有人出卖了我们--在我们这支仅存的孤军之内,仍还潜伏着敌逆的奸细!”
  金淑仪的一双美眸中闪爆着那种怨毒又愤怒的火焰,她的声音是从齿缝中进出来的:“大司律,这会是准?”
  费云阴沉的道:“我也很想知道是准,二姑娘,不过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是谁了!”
  叹了口气,金淑仪幽幽的道:“事情演变到这步田地,真叫人不寒而栗,我们目前的境况可说是糟透了,而这一切形势的逆转,却只在于某一颗心的向背,多么可怕!”
  一边,申无忌沙哑的接口道:“更可怕的你还没说到呢,展若尘和卓老四他们几个深入虎穴,做诱敌之饵,如今但见敌方大举出动,反击奇袭,展若尘同卓敬他们却毫无消息,看来是凶多吉少,大大的不妙,万一连他们这几把好手也折了,我们的希望就越发暗淡啦……”
  金淑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,她喃喃的道:“如果展若尘有了不幸,我大嫂怎么承受得了这个打击?”
  申无忌脱口道:“不但是你大嫂,还有施丫头呢!”
  僵木了好一阵子,金淑仪才低声道:“‘金家楼’拥有过太多的荣耀,太多的光辉,太多的威势,目前,却也承担了无尽的悲苦及愁惨,用血泪积砌起来,也一样滴在血泪里,这轮回,转移得多么冷酷又现实!”
  费云凝重的道:“我们是否还能持续昔日的荣耀,抑或只合在悲苦中沉沦,端看今天晚上过不过得了这一关!”
  申无忌拧着眉心道:“三叔业已说了话啦,一朝面便往死处干,要是我们过不了关,这些邪盖龟孙也休想落个囫囵!”
  金淑仪目光深澈,夜暗中流闪着微微的莹波,她悄声道:“这些人还在等待什么?”
  费云冷冷一笑,道:“他们要先摸清我们隐伏的位置,免得闷着头摸进来吃上暗亏!”
  金淑仪道:“就像这样僵持着,他们便能摸清我们各人的掩藏之处?”
  唇角浮动着那样狠酷的一抹意韵.费云道:“对方希望我们在相持不耐之下,显露出某些足以引发他们注意的举动来,或者,他们更巴盼我们抢先扑出去和他们交刃!”
  金淑仪道:“我们不会那么傻!”
  费云神色忧虑的道:“我们是不会那么傻,但他们却知道有一个方法将很可能逼使我们这么干!”
  怔了怔,金淑仪忐忑的道:“大司律,你是说……”
  费云沉沉的道:“我们不可能与对方一直僵持下去,天色迟早会亮的,但白昼和黑夜的影响犹非主要,他们必已另派人手抄袭楼主那边,等那边的搏杀开始,我们还能在林子里憨得下去么?”
  蓦地抖了一下,金淑仪惊恐的道:“莫非--连我大嫂亦将陷入敌逆的包围之中?!”
  费云苦笑道:“如果我的推断不错,怕是难以避免的了;二姑娘,你该清楚,他们最大的目标原就在楼主身上,我们已经遭至围袭,对方又怎会忽略了楼主?”
  金淑仪急切的道:“不能任他们迫使我大嫂陷入危境,决不能,大司律,我们必须尽快前往驰援!”
  费云轻轻的道:“对方就希望这个样子,二姑娘,稍安毋躁,我和你的心情完全相同,可是我们却不能做无谓的牺牲,端端中了他们的圈套,白便宜了这般披着人皮的畜类,否则,别说帮不上楼主的忙,更遂了他们各个击破的奸计!”
  金淑仪焦惶的道:“那,我们该怎么办呢?总不能呆在这里,让他们牵制得毫无作为啊……”
  费云道:“二姑娘,我正在盘算该怎么办,从情况有了突变的那一刹开始,我便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。”
  申无忌闷闷的道:“依我看,也不用管什么明里暗处了,好歹朝外扑,头一抡便放倒他个三五十,跟着来的不过是场混战,大家并肩子开宰,谁输谁赢,还难说得很呐!”
  费云摇头道:“怕他们有阴谋在,若是我们朝外一扑,全陷进敌阵里,个个被缠死了脱不开身,事情就麻烦啦!”
  申无忌有些不以为然道:“就凭这干鸡零狗碎!我说老费,你也别把他们估得太高了,拼过好多次,那些灰孙子亦不见得有什么出类拔萃之处.一待交锋,照样该倒的倒,该跑的跑,鬼哭狼嚎,比我们更要响上三分!”
  费云深沉的道:“申无哥,我们还是稳着点,眼下的光景,敌逆的本钱比我们要大,死拼硬搏,他们不怕蚀,我们可是陪衬不起!”
  金步云这时开口道:“无忌,费云的话说得不错,目前可是万万鲁莽不得,我们不怕拼,不怕死,求的却是个值得不值,我们便豁上这条命,也要捞个满盆满罐才划算!”
  申无忌悻然道:“怕只怕我大妹子那边等不及了!”
  金步云转过脸来,低声道:“时效问题不可忽略,费云,你倒是快快定下主张.我们也好鼓上劲狠狠干他一场!”
  费云镇静的道:“是,三叔爷,我正在琢磨。”
  树上,“二判官”易尔宽压着嗓门道:“注意,那些王八蛋往里逼进了几步……又都停住了,娘的,不知在弄些什么玄虚!”
  费云合目垂眉,恍若不闻,一张脸冷凝得毫无表情!
  紧握着手上的金环大砍刀,申无忌瞪着一对牛眼,声音由齿缝里进出来:“再近一点,个狗操的怎么不一头撞进来?老子要不手起刀落,先斩落他几颗人头,老子就他娘不姓申!”
  于是,费云吁了口气,非常轻细却非常急促的向他左右及掩靠在树顶上的各人,说出了他的应敌策略,正如他的预料,立即遭到了某些人的反对。
  费云坚定的道:“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,当此大难,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与肩负全都一样的沉重和艰辛,虽则在不同的地方,为‘金家楼’效死搏命的夹心却毫无二致,情势紧迫,万望大家俯允陋见,勉予体行,莫再做无益的延宕!”
  说着,他用祈望的目光瞧向金步云,金步云叹了口气,沉缓的道:“费云的主张很残酷,也很冒险,但却是解决现实危困的好法子,大家就别再争了,照他的意思做吧!”没有人再说什么,一片僵窒的沉默里,却令人深刻的感受到那种椎心的生离死别的意味……
柳残阳发表于2021.05.13 13:37:56
Free Web Hosting